当前位置:资讯中心> 国内纺织资讯

特朗普计划重返TPP意在何为?
浏览次数:183
  美国总统特朗普12日已责成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和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劳伦斯·库德洛研究重新加入TPP的可能性。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计划本周访美的核心议题之一就是日美经贸问题,其中就有推动美国重返新版TPP。
 
  一、TPP发展阶段
 
  美国总统奥巴马倾其全力打造的TPP是一个包含40%全球贸易份额的雄心勃勃的区域贸易协定,旨在建立亚太乃至全球的贸易新秩序。共有智利、新西兰、新加坡、文莱、美国、澳大利亚、秘鲁、马来西亚、越南、日本、墨西哥、加拿大等12个国家参加。
 
  2015年10月5日,美国、日本、澳大利亚等12个国家已成功结束《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谈判,就TPP达成一致。
 
  2016年2月4日,在新西兰奥克兰,由TPP12个成员国代表参加的签字仪式,《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正式签署。
 
  2017年1月2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后签署行政令,正式宣布美国退出TPP。
 
  2018年1月23日,就在特普朗高调宣布退出TPP整整一周年之际,在日本牵头下,TPP中剩下的11个成员国在东京宣布达成共识,并于3月8日在智利正式签署这个不含美国的《全面且先进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
 
  二、TPP核心原则及其对中美两国的影响
 
  总的来说,退出TPP、限制自由贸易一直是特朗普的核心主张,是他“把工作带回美国”乃至“让美国再次伟大”的起点。如果美国真的重返TPP,就意味着特朗普政府的重大政策调整乃至施政方向变更。
 
  首先要对TPP核心原则有明确界定。如果核心原则更改,那么即使美国将来又加入TPP,也不能被视作“重返TPP”。简单来说,TPP核心原则是“降低贸易非关税和关税壁垒”。按照2016年在奥巴马主持下达成(但特朗普未签署)的TPP协议,12个成员国间将在绝大多数商品上实行“零关税”。这样一来,与日本、墨西哥、越南等TPP成员国相比,中国商品将会处于竞争劣势(更高关税导致更高成本),中国制造业可能遭遇危机。奥巴马政府也正是希望以此遏制中国崛起的强劲势头。
 
  虽有可能遏制中国,但TPP也会给美国带去很大负面影响。长期以来,在有一定关税保护前提下,美国制造业在中国、日本、墨西哥、越南同行竞争面前早已是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如果再加上TPP给日本、墨西哥等国的竞争力加成,那美国制造业就更是雪上加霜。
 
  奥巴马政府当然清楚这一点,TPP也不可能是美国好心为其他成员国做的嫁衣,当时的战略考虑是:美国金融业(及农业)仍具有全球竞争优势,TPP将让美国金融资本如虎添翼。美国在制造业上失去的,将在金融领域拿回来。然而整体上看不吃亏的事,对美国国内不同利益集团和社会群体的影响则是大相径庭,金融资本、跨国公司、顶尖富豪大获其利,但工业资本、中小企业、蓝领阶层会遭受毁灭性打击。因此奥巴马政府推行TPP所展现的美国国内利益斗争格局是:全球流动的美国金融资本、跨国公司、顶尖富豪压倒美国本土的美国工业资本、中小企业、蓝领阶层。
 
  三、美国重返TPP可能性不大
 
  2017年特朗普上台,随即退出TPP,意味着美国工业资本和蓝领阶层通过特朗普这个代言人扭转败局。需要强调的是,不论退出TPP还是重返TPP,美国政府政策走向并不取决于特朗普的一念之差,而在于美国国内的政治格局。因此判断特朗普政府是否会重返TPP,关键在于考察当下美国国内是否有足够的政治力量支持TPP,这涉及3个方面。
 
  民主、共和两党都不支持TPP。要想重返TPP,国会的多数支持是必要条件。然而目前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的主流立场都是反TPP。
 
  另一方面,相较民主党,共和党更支持全球化,因而在2015年他们才会放弃党争在TPP上与奥巴马合作。然而特朗普的崛起给共和党的选民基础带来巨大改变,特朗普获胜的关键是赢得摇摆州及多年铁杆蓝州。这些州有“锈带”之称,它们面临的共同问题是制造业衰败、工作机会岗位流失,共和党之所以能获胜,就在于特朗普的“把工作带回美国”的主张。
 
  简而言之,无论是特朗普总统,还是民主党议员或共和党议员,为选票都不会力推重返TPP。从现实来看,执政一年多来,特朗普可谓各种各样的负面新闻不断。然而美国政界和媒体却极少有声音公开抨击特朗普退出TPP是个错误。
 
  支持特朗普的利益集团和选民群体都反TPP。在选举政治中,总统的施政举措主要取决于其背后利益集团和选民群众的政策诉求,而特朗普主要支持群体大多并不支持乃至坚决反对重返TPP。具体来说:
 
  其一、蓝领阶层是特朗普赢得大选的关键,美国制造业显然无法承受重返TPP的后果。为巩固他们的支持,执政以来,特朗普与多国大搞贸易摩擦甚至开打贸易战。换言之,为保护美国制造业,难道会南辕北辙的重返TPP?
 
  其二、中南部各州是特朗普和共和党的基本盘,这些州农业发达,农场主集团的政治影响和游说能力不容小视。过去世界各国出台众多针对美国农业的贸易壁垒,TPP协议则会取消这些贸易壁垒,这也是当时中南部各州共和党议员放弃党争支持奥巴马推行TPP的重要原因。显然退出TPP损害美国农业和农场主集团的利益,不过特朗普也为他们提供补偿:执政以来,通过双边谈判,特朗普与中国、日本、韩国等国达成协议,东亚诸国放松对大豆、牛肉、玉米等美国农产品进口限制。因此已有收获并有更多预期的农场主集团并无足够动力再去推动重返TPP。且日本主导的CPTPP恰恰保留农业方面的贸易壁垒。
 
  其三、传统能源产业是特朗普创造工作岗位、振兴美国经济的另一重要抓手,也一直是美国政坛举足轻重的利益集团(特别是对共和党)。但在国际贸易中,极少有国家会对石油、天然气征收高关税。因此能源集团和产业工人也不可能成为重返TPP的推动者。
 
  四、TPP对我国纺织服装行业影响
 
  TPP中对我国纺织服装产业影响较大的政策是“零关税”和“原产地规则”。
 
  零关税使得越南成为TPP最大受益者,有利于提高越南对美国、欧盟、TPP国家出口的竞争力。但根据TPP原产地中“从纱开始”原则,从越南出口的纺织品服装必须从原料开始就在TPP区内生产。而目前越南优势主要在产业链的服装制造环节,整体产业配套能力很差,面辅料大部分需要从我国进口,因而未来TPP协议一方面将抑制我国对越南面辅料出口,另一方面也抑制越南服装产能在美国、加拿大市场对我国的替代,可以说是一把“双刃剑”。
 
  五、我国纺织服装行业如何应对
 
  TPP虽把中国排除在外,但我国已与TPP中的智利、新西兰、新加坡、文莱、澳大利亚、秘鲁、马来西亚、越南签署贸易协议,大部分已降至零关税,因而主要是美国、日本、墨西哥、加拿大对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形成壁垒。对此可以采取的措施是:
 
  1.“孔雀东南飞”,通过在越南等地投资,抓住其中机遇。我国纺织企业赴越南投资布局已超10年,早期投资主要看重越南低廉且富裕的劳动力成本和免税免配额进口棉花的优势,后期也是看重TPP生效后,越南未来较好的发展前景,因此国内的龙头企业,如天虹纺织、鲁泰纺织、百隆东方、华孚色纺等都在越南有一定的布局,共享其中机遇。
 
  2.终端市场分散化,尽量减少对这几个国家的依赖,努力开发新的市场,促进与其他国家的经贸往来,将TPP可能的影响降到最低。
 
  3.提高产品附加值。由于越南目前纺织服装产业尚在发展中,较为落后,与我国纺织服装产业替代性不强。因而主要是低端产品会受TPP影响较大,纺织企业可以通过产品更新换代、不断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和产品附加值来提高国际竞争力。
更多纺织专业资讯,关注大耀纺织微信公众号。微信搜“dayaotex”或者“大耀纺织”,一键关注。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