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水化工园区永久闭园 染料“买盘”冷对厂商亢奋提价

Apr 9, 2019 3:10:16 PM 文章来源:大耀纱布商城 浏览:88
  相比于金融市场的亢奋,实体企业的表现要淡定许多。卓创资讯提供的报价显示,4月8日,分散黑ECT 300%市场主流成交价为42元/公斤至44元/公斤,较响水爆炸事件前每公斤仅上调了4元,同期活性黑每公斤成交价上调1元。
 
  自响水爆炸事件后,国内染料企业分别于3月21日、当月下旬进行了两次调价,其中分散黑ECT 300%从每公斤44元上涨至60元,活性黑未做调价。
 
  前者是买盘,后者是卖盘,买盘显然不买账。“每公斤60元的价格,没有几个染厂敢在这个价位拿货,太高了。”华东一位印染行业人士4月8日介绍称。
 
  相比之下,响水化工园区永久关闭对丙烯酸行业供给影响更大,国内丙烯酸行业龙头江苏裕廊在该园区拥有20.5万吨产能,预计短期内难以恢复。
 
  从响水一位负责善后工作人士处了解到,目前园区已启动物料转运工作,由于企业众多、物料危险等级不一,转运工作也将持续一段时间。
 
  “约占江苏裕廊总产能的三分之一,2018年国内丙烯酸产能为334万吨,响水裕廊产能关闭,会影响国内6.14%的产能供应。”西南一位化工行业人士介绍,同时国内间苯二胺涨价,会大幅抬高酚醛树脂生产成本,利润空间很可能面临上、下游两头夹击。
 
  响水染料产能占比有限
 
  实体企业的淡定还表现在,清明节前响水化工园区传出永久关闭消息后,至今尚未进行第三次调价。
 
  下游印染企业发布调价通知,亦多数集中在3月下旬,这与上述提及的两次染料提价“时间点”基本保持一致。
 
  据中信建投化工团队统计,响水化工园区企业数量约有70家左右,其中染料及中间体企业17家、农药及农药中间体14家、医药及医药中间体13家。
 
  染料行业,首当其冲。
 
  “园区内染料产能集中在江苏之江、江苏吴中、江苏安诺其三家,其中江苏之江是国内染料主要供应商之一,去年曾经因环保因素临时停产。目前,这三家企业合计产能4.8万吨,而全国总产能为120万吨,占比4%。”卓创资讯染料行业分析师张国梁4月8日介绍称。
 
  这是上述分散染料厂家报价小幅上调,活性染料报价持稳的原因之一。
 
  另一个主要原因在于,国内染料行业的价格形成机制,即买卖双方交易的达成还需要买家认可,而目前买盘显然不够积极。
 
  “清明节前后,厂家报价未做调整,价格调整集中在有货的贸易商环节,但是需求方根据实单跟进的情况较少,使得市场成交价大幅低于厂家报价。”张国梁称。
 
  至于,下游印染企业跟随调价亦是情理当中。
 
  染料行业采购关系相对稳定,当染料生产企业产能退出后,印染企业需要临时寻找其他供应商,此时染料生产企业话语权随之增强,进而抬升了印染企业生产成本。
 
  从成本构成上看,染料及各种助剂约占印染企业生产成本10%到15%左右,但是该行业人力、电力等成本项目相对固定,染料价格便成为了其成本构成的主要变量。
 
  如今,染料基本面出现大幅改变,并很可能引发持续上涨的背景下,印染企业提高加工费顺理成章。
 
  “无论是2018年的环保核查,还是今年的响水爆炸事件,都未对浙江龙盛(600352.SH)的供给产生影响。”张国梁称,但是未来染料涨价能否持续还面临诸多变量,如关停产能何时能够恢复、浙江龙盛等大型企业是否会继续调价等。
 
  丙烯酸上调600元/吨
 
  实际上,市场对天嘉宜公司爆炸的关注点存在偏差,都在关注间苯二胺上涨对染料的成本提升,而忽略了对下游的传导关系。
 
  “间苯二胺并非染料主要原料,每吨染料消耗间苯二胺平均不超过50公斤,浙江龙盛外销的间苯二胺,一部分便来自下游间苯二酚生产企业的采购。”张国梁介绍称。
 
  间苯二酚下游产品为酚醛树脂,主要用于轮胎胶黏剂。未来,若间苯二胺因响水化工园区关闭持续上涨,酚醛树脂企业生产成本将大幅提升。
 
  加上当前轮胎、汽车行业需求未见明显好转,酚醛树脂企业将难以将价格向下游转移,很可能陷入上游、下游两头共同夹击的尴尬境地。
 
  除了染料及中间体行业,丙烯酸行业近期供应端也出现了收缩。
 
  上述西南化工行业人士指出,响水化工园区较大的企业,除了联化科技外,江苏裕廊在该地拥有20.5万吨丙烯酸装置。
 
  后者是一家新加坡证券交易所的上市公司,同时也是国内丙烯酸及酯行业的龙头企业。响水爆炸事件后,该公司近三分之一产能处于停产状态。
 
  从上述全国产能占比来看,响水丙烯酸影响国内产能超过6%,稍高于当地染料行业4%的占比,这为丙烯酸价格反弹带来了支撑。
 
  据统计,江苏市场丙烯酸本周均价上调600元至8300元/吨,环比上周调涨7.79%。
 
  需要指出的是,停产对上述细分行业的影响只是短期可以确定的,产期能否持续还需要等待响水化工园区永久关闭,以及江苏整治化工园区等一系列消息的落地。
 
  4月8日午间,安诺其、联化科技、雅克科技均公告,目前尚未收到当地政府关闭响水化工园区的书面通知,后续如何处理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关闭不可能一蹴而就。即便永久关闭,预计也会给一定时间过渡,如新装置投产后再正式搬迁等,这其中还涉及如何补偿等一系列问题,变量不少。”前述西南化工行业人士分析称。
 
  从整个行业的运行周期来看,多数化工品于2018年10月左右开始集体杀跌,为期两年的上涨周期已经结束。
 
  响水爆炸事件,只是为化工品的系统性下跌、细分产品的止跌提供了一次喘息机会罢了。
相关标签

推荐阅读